了解防暴弹药,以及如何保护自己 :示威参与者指南(10)

【2021年6月8日存档】在全世界,恐吓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雇佣军的主要武器。

欢迎回来!

如果您错过了前面的内容,可以在这里回顾:

除了用警棍打人之外,镇压者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向抗议的人群发射钝器和化学武器。武器制造商不断开发新的方法来远距离攻击人们  — — 而纳税人不断为他们的压迫者购买新的玩具。

本集内容旨在提供对低致命性镇压武器的概述   — — 包括化学武器和冲击弹药。警察自己也不屑于区分这两种武器。我们将介绍化学武器,如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也将介绍冲击性武器,如防暴子弹、橡皮子弹和胡椒球。我们将介绍警方使用这些武器的系统,包括气枪、喷雾、榴弹,榴弹发射器、和猎枪。还将介绍警察在逮捕抗议者时做标记的方式 — — 以及他们可能不做标记的方式。

不要错过此前第6集内容《警用武器常见伤害及基本处理方法》,可以结合本集内容来阅读

📌 这可能是一个可怕的主题。但请记住  — — 镇压者的目的不是用塑料子弹打我们,也不是用化学品喷我们;他们的目的是让我们生活在恐惧中,他们希望我们呆在家里,与世隔绝,让他们的权威绝对化、永久化、不受挑战。每次我们一起上街,当权者都无法实现他们的目标。每次我们拒绝让恐惧支配我们的行为时,当权者都会失败

(以下视频是缅甸抗议者最近对盾牌用法的演示)

本集内容将简单地触及如何通过防毒面具、盔甲、盾牌等防护工具来保护自己,前面几集的内容已经详细探讨这些选择。但能保护我们免受警察侵害的最重要工具是:团结。我们彼此是必须保护对方安全的人。示威前线的一个盾牌可以保护很多人;一个愿意在火线救治的医护人员,可以保护很多人;几个亲密团队的伙伴冒着坐牢的危险把警察逼退,可以保护更多人 …… 我们对付防暴弹药最好的保护方法就是我们彼此之间的爱。

勇气不是没有恐惧;而是在恐惧的情况下采取正确的行动。团结起来,我们就能克服恐惧。

关于标准化和监督

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政府对警察获准使用何种武器平息内乱有任何监督。据一位专门从事这一领域工作的律师说,比如在美国,大约18,000个机构中的每一个机构都有自己的使用武力准则,详细规定了关于其官员可以对老百姓做什么的内部标准。也就是说,它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可查的标准。

没有发现任何机构认证化学武器中使用的化学成分是什么;任何特定的化学武器制造商都会选择他们自己的结合剂和化学添加剂;似乎没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可以知道当警察使用这些武器瞄准我们时,我们接触到的究竟是什么化学品。网络上常见的抵制化学武器的那些参考资料也许并不实用。

虽然这不应该让我们退缩和屈服于专制主义,但重要的是要记住,这些武器与实弹相比,只是 “杀伤力较小” 。

但规律还是有一点的。促使这些武器标准化的因素只有两个。第一是使用现有弹射系统的武器(如37毫米发射器)比需要全新训练和武器装备的奇葩系统更容易被广泛采用;二是制造商往往会互相模仿创新

虽然政府显然没有提供监督,但它偶尔也会提供意见和建议  — — 例如,2004年这本有些过时的低致命性武器手册

冲击性弹药

警察用各种武器发射各种钝力弹。制造商和警察部门有时将这些弹丸称为 “钝力冲击弹” (BIPs) 或 “动能冲击弹” (KIPs)。“橡皮子弹” 只是众多变种中的一种,它们的大小、威力、成分、发射方式和杀伤力各不相同。

制造商向镇压机构进行的推销强调了通过发射获得令受试者服从的能力,而伤害或死亡的风险最小。所有的学术研究  — — 更不用说我们的亲身经历了 — — 都表明,这两种说法都不正确:反冲锋弹药经常使抗议者致残或死亡,而且它们很少能成功地驱散示威活动。它们在阻止社会运动方面的效果更差;通常情况下,当我们中的一个人失去一只眼睛或头骨骨折时,更多的人就会走上街头

一些比较常见的冲击性弹药包括:防暴子弹,塑料、泡沫、凝胶甚至木质弹丸,由多管发射器发射,偶尔也有用猎枪发射的;橡皮弹子、涂有橡胶或PVC的金属弹丸;豆袋弹,装满二氧化硅或铅珠的编织袋,通常由猎枪发射;胡椒球,本质上是装满胡椒喷雾的漆弹;FN303弹,是胡椒球和普通冲击性弹药的组合;橡胶球,是橡胶或塑料或泡沫颗粒,装入榴弹中,它们会像弹片或枪弹一样爆炸;当然还有老式的毒气罐 (带有化学制剂或烟雾),理论上它不是用来直接向抗议者发射的,但镇压者经常这样做

与流行的说法相反,大多数现代冲击性弹药是为 “直射” 而不是 ”跳射” 而设计的;直射弹药是为了直接射杀个人,而跳射弹则是为了在地面弹跳从而进入人群。催泪弹罐一般用于近距离的跳射或向空中以25–30度的弧度发射,以获得最大的射程;它们的额定值不应该被用于直射。有些样式的警用防暴子弹分裂成多个弹丸,是为了以跳射方式设计的,以使弹丸分布更广,而另一些则是为了在抗议者的头顶上发射,以便将化学制剂洒下来。全尺寸的木制防暴子弹和一些橡胶子弹似乎也是为跳射设计的,但总的来说,跳射的准确性较低,也不常见。

📌 防暴子弹、橡皮榴弹和豆袋弹都会伤人,偶尔,它们会使人致残或 — — 直接使人死亡。然而,在警察使用的所有镇压工具中,它们是最不能有效阻止示威的一些工具。防暴子弹不能逮捕你;它也不像一团毒气那样迫使人群驱散。

射程冲击性武器主要依靠制造疼痛而强迫顺从。虽然这可能对个人有效,但仅靠疼痛通常无法迫使坚决的人群服从。冲击性弹药的影响可以通过防护装备来减轻,包括盾牌盔甲头盔护目镜路障,甚至雨伞

冲击性武器的有效性首先依靠的是人的恐惧,而通过心理准备和相互支持,我们就可以抵御恐惧。我们可以选择拒绝顺从于恐惧。

常见损伤

冲击性弹药表面上是为了伤人,强迫人们屈从而不造成重大伤害。但是,它们并不安全。

现有数据非常多,最大的研究来自2017年,包括来自世界各地许多其他研究的信息。但其数据中的很大一部分  — — 约41% — — 描述了橡皮子弹的使用情况。在研究中,橡皮子弹在严重伤害中占据了绝大比例,在死亡人数中也占了稍大的比例。研究发现,在遭受冲击性弹药受伤的人中,有3%的人因此而死亡。

2017年的研究发现大部分重伤和死亡是头部或颈部受到冲击的结果。2000年的一项规模较小的研究发现,大多数死亡是撞击胸部的结果(导致肋骨断裂,刺穿心脏或肺部)

除发射的弹药类型外,决定伤害严重程度的最重要因素是发射的距离和受害者获得医疗救助的速度。例如,10英尺以内的攻击造成的骨折最多。另外,街头医护人员也能挽救生命。

冲击性武器最常见的伤害是强烈的瘀伤。而尽管警察缺乏能力,行为不受惩罚,但似乎大多数冲击性弹药确实瞄准了它们应该瞄准的地方,腹部或下部,那里不太可能发生严重伤害。

偶尔也会有镇压部队直接向人的身体发射旨在突破门等障碍的弹丸,大概是不小心发射的,那样就会发生伤亡。

乔治·弗洛伊德起义三周后,美国眼科学会报告说在抗议活动中,至少有20起严重的眼伤是由冲击性武器 — — 包括防暴子弹、豆袋弹和胡椒球、以及催泪弹 — — 造成的,其中有一起是由泰瑟枪造成的。其中包括7次有人因这种事件而失去眼睛的情况,是的,瞎了;还有很多人在等待手术,不知道是否能保住眼睛。在今年的一起案件中,一名记者因一枚弹丸打破了他的防毒面具的保护镜片,导致眼睛严重受伤。

世界各地的医学专家一直在并继续呼吁在警务工作中废除冲击性弹药。

保护

📌 根据街头经验和研究分析,最需要保护的部位是头部、眼睛、脖子和胸部。头盔、gorget、运动装甲胸甲以及防撞镜、面罩或防毒面具都可以起到保护作用,有可能与盾牌相结合。颈部是这些部位中最复杂的保护部位,大多数人从来没有听说过 “gorget” 这个词,更不用说想象在抗议警察的时候戴上一个了。基本上,gorget 是击剑手佩戴的一种颈部盔甲。目前还没见过有人在示威活动中戴着它。

【注:gorget 是用于保护喉咙的钢或皮革项圈,一组板甲或从颈部垂下并覆盖喉咙和胸部的单片板甲。后来,特别是从18世纪开始,它成为军服的象征性配饰,这种用法在一些军队中得以幸存。】

我们将在以后的文章中详细讨论盾牌。在这里只想说,为了抵御冲击性弹药,盾牌必须足够坚固,能够抵御子弹的穿透,足够坚硬,能够将冲击力分布在大面积的表面,并且在持盾者身体接触到的地方有泡沫支撑。3/8” 厚的胶合板就足够了,不过1/2” 可以承受更多的冲击性武器。交通锤塑料能很好地抵抗穿透力,但力量分布不均,不过它比木头轻得多。请记住,没有哪种盾牌能让您坚不可摧。

大多数伤害发生在腰部以下。经验上看,训练有素的警察更喜欢射杀示威者的膝盖骨。有鉴于此,可能值得考虑穿戴护膝或更完整的运动装甲,与其说是为了避免永久性伤残或死亡,不如说是为了保持机动性、有效和不受伤。

盾牌和路障也可以帮助减轻所有这些潜在的伤害。

了解弹道学

要了解冲击力,我们必须先了解动能。

动能,在弹道学中常被称为枪口能,以焦耳(或以英尺-磅为单位)来衡量。它是由物体的速度和它的重量推导出来的,速度的重要性是指数级的。确定弹丸动能的公式是 Ek = (1/2)mv2,Ek代表能量(动能),m代表质量,v代表速度。

我们都不是工程师,但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们咨询了几个人。基本上可以理解为焦耳用来衡量 “我被击中了多少” 这个问题的答案。一个以90英里/小时的速度扔出的棒球可能有120焦耳;一发警用防暴子弹可能有240焦耳,于是它击中您的力度是棒球的两倍。一支点22步枪可能也会发出240焦耳的弹丸,但警用防暴弹是一种钝性冲击,而步枪子弹是为了穿透。9毫米手枪可能发射470焦耳的子弹,AR-15的子弹是1850焦耳,而12毫米口径猎枪的弹头可能接近4500焦耳。如果一个180磅重的人从15英尺高的地方摔下来,他落地时大约有4000焦耳。一辆飞驰的汽车呢?大约20万焦耳。

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宁愿被防暴子弹击中,也不愿被.22口径的子弹击中。但焦耳远不是一个特定弹丸所能造成的伤害的全部。它击中您的表面积 (每平方米的焦耳数)、击中您的角度、击中您的身体位置、以及物体的成分 (例如,木制的防暴子弹比胶质防暴子弹吸收的自身冲击力要小) 都更重要。在一项研究中,当以一定角度施压时,只需要375焦耳就能将骨头打碎,而以其他角度施压时,打碎同样的骨头需要9920焦耳。

由于速度对能量的影响比弹丸的重量更重要,所以弹丸击中目标的能量在距离上会迅速下降。速度较快的物体往往比速度较慢、重量较大的物体携带更多的动能。

从各种武器所能提供的能量以及各种防护装备所要接受的冲击测试开始,是很有用的。我们发现有一份军事文件提到75焦耳的 “国际公认杀伤力限度” 。但这些因素并没有给我们提供足够的信息以了解特定的弹丸会对特定的目标产生怎样的影响。在针对各种防护装备测试各种冲击弹药的同时,希望听到您能够分享的关于不同形式的射弹防护效果的任何轶事或研究。

防暴子弹

  • 材料构成:塑料、泡沫、凝胶、木头

  • 发射方式:主要是37/40毫米发射器,一些12毫米口径猎枪

  • 速度:大多数似乎在 300fps(每秒英尺)左右,有些例子高达650 fps

  • 能量:一个例子是244焦耳

  • 射程:取决于广泛的构成,但总体宣传的射程在1.5米至80米之间

防暴子弹有多种形状、大小和材质,但它们基本上是大块的物体以制造痛苦。它们往往是大口径的 (37毫米和40毫米),这样它们就能产生尽可能大的威力,同时又不会穿透皮肤。许多防暴子弹还包括某种有效载荷,如化学剂或标记染料。

大多数被称为 “橡皮子弹” 的弹丸可能都是防暴子弹。没有必要迂腐地纠正人们的观点,但为了本文的目的,我们要做出区分,并将其称为防暴子弹。

防暴子弹最常见的材料是塑料、泡沫、凝胶和木头。虽然品种太多,不一一列举,而且不同的厂家使用不同的材料用于不同的用途,但总体看来,泡沫弹往往是用于短距离射击的,而塑料和木头则是用于长距离射击的。凝胶弹和 “可压缩头” 的塑料弹一样,都被宣传为在短距离或长距离上有用。当然,很难想象镇压部队真的会想清楚到底要用哪种子弹来达到哪种战术目的,尤其是在混乱的情况下,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任何范围内都会发射这些子弹。他们手头有什么就会发射什么。

防暴子弹通常在每个弹壳内装有多个弹丸,这些弹丸被设计成可以分裂。

有些防暴子弹在弹体或发射器的枪管内有膛线,以使弹丸自旋稳定,从而提高精确度。多数似乎没有。虽然每种防暴子弹的额定射程不同,但大多数似乎是为2至40米之间的使用而设计的;只有少数品种的设计射程可达80米。

直射的防暴弹理论上应该是瞄准人的肚脐、大腿、臀部或膝盖 — — 虽然如前所述,期望警察以此为限绝对是个错误

大多数被防暴子弹击中的人只是留下了一个恶心的伤口,然而防暴子弹致残和致死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特别是当它们击中人的脸部时。7月,波特兰警方用防暴子弹射中了一名26岁的抗议者的脸部,而当时他的手是举着的。我们认为那发子弹是 Sage International 37毫米KO1子弹。这一击使他的头骨骨折,几乎丧命,必须进行手术。

此外,还有12号猎枪防暴子弹。这些大多是各种橡胶弹丸,它们有翅片,看起来就像小型导弹。例如一个重6克的子弹,要以426 fps的速度发射,总力道为51焦耳。我们发现了一个视频,有人把子弹装错了,结果以三倍的速度射击。并且已经看到一些证据表明,警察在美国的抗议活动中使用了这些武器。

防暴子弹似乎是英国人发明的,用于他们在爱尔兰的殖民项目,因为他们当时使用的橡胶子弹杀伤力太大。塑料防暴子弹仍然会杀害殖民对象,但速度较慢。

现代的防暴子弹往往含有一种或多种化学武器,其中最常见的是OC(胡椒喷雾)和CS(普通催泪弹物质),不过CN(更危险)也被使用。有些防暴子弹还含有标记化合物,就是射中身上很难洗掉,以此来在事后追踪抗议者的身份。

橡胶球

  • 构成:硬橡胶

  • 发射工具:榴弹发射器、37/40毫米霰弹筒、12口径猎枪,可能是.68口径的气枪

  • 速度:可变

  • 能量:用猎枪发射时为30–200焦耳,其他样式不详。

  • 范围:变化较大

橡胶球有些是单独发射的,或者更多的时候是装在猎枪弹、多管火箭弹、或榴弹中。它们发射出来的子弹很疯狂,伤人程度难以预料。品牌名称包括 “毒刺”(Stinger)、“刺球”(Sting-ball)和 “马蜂窝”(Hornet’s Nest);它们有时被笼统地描述为橡胶弹。

我们发现了几种常见的橡胶球的口径:.32口径和 .60口径(也就是 .32” 和 .60″),在榴弹和较大的弹罐中很常见,而橡胶弹似乎有 .33″。有些霰弹枪的子弹里装着1到3个.68” 的橡胶球。

根据一家制造商的说法,橡胶球武器被认为是在其他杀伤力较小的选择失败时的最后手段。这可能是因为橡胶球在攻击谁和在哪里攻击都是不可预测的。

有可能,虽然我们还无法确认,但在美国,人们所说的橡胶弹大多是口径较大的橡胶球。组合战术系统在波特兰市很常见  — — 据推测,8月份警察就是用这种手段打断了某个抗议者的手指。据传闻,很多橡胶球似乎都会走火,因为示威者发现了大量部署不当的弹筒。

据推测,过期的橡胶球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失去一些弹性,变得更加危险。

橡胶球也被装入手榴弹中,就所有其他用途而言,它的功能是闪光爆炸式榴弹那种:利用声音和光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的迷惑性装置。我们看过的一款榴弹,ALS马蜂窝刺痛榴弹,可以装180个.32口径的球,在5英尺处产生1–2万坎德拉的闪光和130分贝的爆炸声。

橡胶球的移动非常混乱,在地上引爆的榴弹很容易将弹丸射向抗议者的脸和眼睛。

📌 这些榴弹绝对不安全,不应接住或扔回去

豆袋弹

  • 组成:硅或铅在凯芙拉或其他织物中包裹的弹丸

  • 发射方式:大多数是12毫米口径猎枪,但也有37/40毫米发射器

  • 范围:20–35英尺

  • 速度:大约270 fps

  • 能量:一个12口径的例子是146焦耳

豆袋弹是装满金属或二氧化硅的袋子。平均来说,它们比防暴子弹的使用距离更近;它们更经常用于建筑物内射击  — — 特别是监狱内。每个制造商和每一发子弹都会有所不同,但大多数似乎是为了在20–35英尺之间使用。有些豆袋弹是 “拖动稳定” 的,以保持其整个有效距离内的准确性。它们由37毫米和40毫米发射器和12口径猎枪发射。

制造商的指南表明,使用豆袋弹需要2–3次射击才能使目标丧失行动能力。在混乱的情况下使用它们时,通常不是为了使人丧失能力,而是为了给人群造成心理冲击

在论坛上看到一位警察讲述了一个人服用PCP后,在34发豆袋弹中幸存下来的故事(虽然有一发子弹打碎了他手上的骨头)。网络论坛上的警察经常吹嘘自己如何用豆袋弹射杀菜鸟,让他们晕头转向。

【注:PCP是苯环利定或苯基环己基哌啶,也叫天使尘,是一种因其改变思维的作用而使用的药物。PCP可能导致幻觉,声音感知失真和暴力行为。是一种娱乐性毒品】

橡皮子弹

  • 构成:橡胶或尼龙或PVC涂层的钢、或橡胶和二氧化硅的硬性物质构成

  • 发射方式:多种多样

迄今为止,我们对橡皮子弹的研究不如对其他子弹的研究更有定论。从历史上看,用于控制人群的橡胶弹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涂有橡胶的金属弹丸,如英国占领者在北爱尔兰广泛使用的那种;另一种是由大约20%的橡胶和80%的二氧化硅的混合物制成的硬弹丸,如以色列占领者在巴勒斯坦普遍部署的那种。

美国的警察是用橡胶球来射杀人的,有人猜测2020年华盛顿特区的警察已经使用了多年来害死很多人的钢芯弹种

由于在2017年对低致命性武器的研究中,金属芯弹丸在致死和致残中占比过高,这值得进一步调查。

还有一些子弹形状的橡胶弹,设计成可以从9毫米手枪和大概其他所有常见枪支口径发射。但由于这些是由普通枪支发射的,所以似乎还没有找到进入警方防暴武器库的途径。到目前为止追踪到的唯一一家制造这种子弹的制造商是在加拿大:Lamperd Less Lethal。📌 最安全的假设是,您看到的警察携带的步枪和手枪都装有实弹。

弹丸和漆弹

越来越多的致命性较低的弹药是由 0.68” 口径的气枪 — — 也就是漆弹枪发射的。

虽然这两种都是作为冲击性弹药使用的,但它们都有各自的发射器,所以我们会在下面的 “发射器” 部分进一步介绍它们。然而,法西斯分子最近已经采用漆弹枪作为街头冲突的有利工具,有很多传言说他们使用的是冷冻漆弹,但我们怀疑他们可能使用的是橡胶球。

冷冻漆弹在漆弹界几乎是个神话,因为当地媒体谎称它们是万圣节破坏者青睐的工具。漆弹在家用冰柜中冷冻48小时,并不会冻成固体,它们只是变得稍微脆一点,粘性大一点,而且很快就会解冻。而在干冰中冷冻的漆弹则更加坚固,有潜在的危险性,但射击时却很笨重。液氮冷冻的漆弹和冰一样硬,但非常脆,几乎不可能装填和发射。所有的冷冻漆弹都会变得不那么准确 — — 因为弹壳变得更粘稠 — — 但刺激性更强。

在世界上一些地方,由于自卫用的枪支不那么普遍,气枪有时被用来提供近乎致命的力量,发射的弹丸包括固体橡胶或PVC涂层的钢球,如上面橡胶弹下列举的那些,有时被称为 “玻璃破碎机” 球。这些弹丸当然可供警察部队以及平民使用;它们可以从任何漆弹发射器中发射。

Antifa 活动家泄露了2020年在波特兰的极右翼通讯记录,显示至少有一名极右翼民兵讨论了使用冷冻漆弹的问题,但指出其缺乏准确性。他建议改用玻璃破碎球,如上文详述。

还有一些气枪发射的自卫弹,使用像 First Strike 这样的D型弹。First Strike 是一种从弹匣而不是弹斗中发射的漆弹弹种,旨在提高精度。同样的系统已经被改造成可以发射橡胶弹丸,其威力足以致命

我们没有看到警方使用它们的证据,除了下面胡椒弹栏目下所涉及的 Pepperball VXR 弹,还有FN303弹。

路障弹

路障弹是一种射弹,设计用于穿透玻璃窗(12gauge)、空心门(37毫米) 、或薄墙板或胶合板 (40毫米) 等坚硬的障碍物,并在撞击上述障碍物时释放化学剂。它们在击穿双层窗户或厚重的窗帘方面效果不佳。这些子弹理论上不是用来向人发射的;但它们已经杀死了许多被它们直接击中的人

它们携带OC、CS、CN、或惰性液体或粉末。携带液体的更重,能更有效地穿透障碍物,而携带粉末的则能更有效地散播毒气。液体子弹带有红色染料,可以标记它们击中的位置。

发射器

警察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在远距离投射武力。其中最常见的包括.68口径气枪 (实质上是漆弹枪)、12口径猎枪 (被称为并通常被标记为低杀伤力猎枪,但实际上可与任何其他12口径猎枪相当)、榴弹和37或40毫米 “多管发射器”,其功能是榴弹发射器。

这些武器尽管制造商有承诺,但并不是特别准确。研究表明,当低杀伤力武器的操作者处于压力之下时,他们在30米以上的垂直精度会大打折扣。其他因素还包括疲劳、发射器本身的重量(装填时重量很大)和子弹的后坐力。这些细小的差异在距离上的影响会成倍增加。在近距离内的一英寸差异,在较远的距离内可以变成几英尺的差异。这意味着,即使一名警官选择将这种人群控制武器瞄准某人的下半身,他也可能很容易击中目标的头部或完全击中其他人。没有一种万无一失的方法可以将任何武器射入人群中并确定击中预定目标。

.68口径空气动力喷枪

警察用相当于漆弹枪的东西向人们发射化学剂、冲击弹药和标记弹。这些都是.68口径的空气动力喷枪和手枪。曾经,这些枪几乎只用来向抗议者发射胡椒球和漆弹,但不久之后,有一家制造商在弹丸中加入了冲击性弹药,制造出既含有化学剂又有足够金属伤害力的尾翼稳定射弹。

.68口径的 “低杀伤力” 武器和弹药似乎有两个主要的制造商:Pepperball 和 FN Herstal。我们将重点以每家的旗舰产品为例,但警方可能会配备这些武器的旧型号、这些武器的手枪版本、或完全来自其他公司的系统。手枪版的 Pepperball 系统似乎比其他选项的精度更低

还有大量的 “防暴子弹” 式弹药,设计用于气步枪/漆弹枪发射 (包括0.68口径和0.50口径),这些可能是任何东西,从固体橡胶球到PVC涂层的钢丸,再到使用 First Strike 漆弹枪以提高精度的D形弹丸。

📌 有很多关于运动员遭受普通漆弹伤害眼睛的传闻。这些较小的弹丸在抗议活动中可能特别危险。这是一个戴护目镜的好理由

在美国执法部门已知采用的两种武器系统中,FN303在疼痛、伤害和死亡方面似乎大大增加了危险性,而Pepperball系统的战术通用性更强

FN303

  • 有效范围: 50m

  • 范围: 100m

  • 口径:0.68

  • 弹匣容量:15

  • 重量:5磅

  • 速度:295–300 fps

  • 能量:35焦耳

  • 上市价格:1699美元

  • 弹药价格:2.85–4.65美元/发(漆弹较便宜,化学武器弹较贵)

FN303是一种利用压缩空气向目标发射子弹的枪。虽然实际枪管很小,像其他漆弹枪和胡椒弹枪一样发射0.68英寸的弹丸,但FN303从某些角度看有点像榴弹发射器,因为压缩空气罐位于枪管上方,可能会被误认为本身枪管较大。

它发射的是聚苯乙烯弹丸,为了保证精度,它的弹丸是经过精细稳定的。每个弹丸的前部装有微小的铋丸,后部装有有效载荷。铋基本上是铅的无毒替代品。前段的设计是为了在不穿透皮肤的情况下提供创伤;但对弹道凝胶的测试表明,无论如何,它经常会穿透皮肤,波特兰的抗议者发现,这种子弹可以穿透自行车头盔。铋弹丸可以穿透皮肤,并在人工取出之前保持嵌入数周。

FN303有10英寸的枪管(比步枪短)和15发鼓形弹匣。气罐可以在需要加注之前发射110发子弹。安全装置在扳机护罩内。整个装置可以从枪托上取下,安装在步枪的枪管下,不过幸运的是,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民警这样做的证据。它也有手枪形式,有一个六发弹匣。

每枚FN303弹丸重8.5克。市场上有五个版本,每个版本都有颜色编码。白色弹丸含有惰性火药,用于训练;透明弹丸没有后部有效载荷,仅用于伤人;橙色弹丸含有PAVA火药(合成胡椒喷雾,见下文);粉色弹丸含有粉色的、水溶性的、可清洗的涂料,用于标记目标;黄色弹丸含有黄色的、乳胶基的、难以清洗的涂料,用于标记目标。这些弹丸在原铝箔包装中保存时,保质期为三年。

2004年,一名波士顿警察用FN303枪杀了 Victoria Snelgrove。据称,该警员当时瞄准的是人群中的其他人。弹丸进入了 Snelgrove 的眼睛,击穿了骨头,伤及大脑。几小时后,她因伤势过重死亡

研究表明,单个FN303在发射几百发子弹后就会失去准确性;FN303是上述研究中使用的武器,表明在紧张的情况下,致命性较低的武器在操作者手中是多么地不准确。波士顿市因此停止了FN303的使用,其他几个城市也是如此。但在写这篇文章时,波特兰警方继续使用FN303,估计全国许多其他部门也是如此。

在卢森堡,2009年,首次使用FN303的警察开枪打伤了一名记者的手指

2020年,波特兰警方用FN303射杀了一名国家地理杂志的电影制片人;它打破了那位电影制片人的M10防毒面具的塑料镜片,撕裂了他的眼睛,必须进行手术。几周后,仍有铋丸嵌在他的脸部皮肤上,看起来像小黑头,他一直在用针自行清除。

胡椒球VKS

  • 胡椒球的有效射程:20m

  • VXR的有效射程:50m

  • 口径:.68

  • 弹匣容量:弹匣10–15发,弹仓180发。

  • 重量:6.2磅(未装填)

  • 能量:可在10–28焦耳之间调整

  • 速度:280–425 fps

  • 上市价格:约1200元

  • 弹药价格:未知

Pepperball VKS(可变动能系统) 本质上是一把漆弹枪,其设计外观和功能与AR-15类似,可以发射充满胡椒喷雾或其他子弹的漆弹。用户可以通过旋转枪管,在通过步枪式弹匣(可以装胡椒弹或异形弹)或漆弹式弹斗(只装胡椒弹)给它们供弹之间进行切换。它们还可以使用两种不同的压缩空气源:枪托本身是一个压缩的13ci HPA气罐,或者一个远程气管可以连接到任何压缩空气罐。网上论坛认为从13ci气罐中可以获得多少发子弹的范围很广,估计在80–250之间。AR式安全开关有三种模式:(S)安全, (F)射击, (D)拆卸。速度调节螺丝位于右侧扳机上方。VKS有黑黄、黑橙、全黑三种颜色。

制造商的指导说明,该武器不能射向头部、面部、眼睛、耳朵、喉咙或脊柱。

警察部门使用胡椒球进行直接冲击以及区域饱和。丹佛市警察局的一名训练员说,警方使用胡椒球是为了饱和一个本来很危险的区域,吸引嫌疑人从躲藏或掩护中出来。

步枪发射的弹药有两种:圆形胡椒弹,从弹斗或弹匣中装填,精度可达20米;还有一种新式弹药VXR形弹,只能从弹匣中装填。VXR型弹丸由于采用了鳍式稳定,所以精度可达50米。

这种步枪的射弹速度可以达到425fps。相比之下,为了安全起见,大多数漆弹射击场都将枪支限制在280fps以内。

每一发子弹都有颜色编码。弹药的保质期为3年。

胡椒弹:280–350 fps,12–15焦耳,20米精度,50米以上区域饱和度:

  • 白色和红色:LIVE, 0.5%的PAVA(合成胡椒喷雾)

  • 黑色和红色:LIVE-X,5% PAVA

  • 白色和蓝色:CS,2.5% CS(催泪瓦斯)

  • 蓝色和红色:CS/PAVA,1.25% CS和1.25% PAVA

  • 白色和紫色:惰性,用于训练或仅仅是为了伤人

  • 纯绿色:标记,含有识别用的油漆

  • 纯白色/米色:玻璃破碎器,设计用于破碎玻璃,然后自己破碎,不设计用于人或动物

  • 无色:充满水,用于训练或只是用来伤人

  • 也是无色:紫外线标记,用于用只有在紫外线下才能检测到的墨水给人做标记

VXR弹:280–425 fps,12–28焦耳,50米精度,130米以上区域饱和度:

  • 红色和橙红色:VXR Live,0.25% PAVA

  • 红色和黑色:VXR Live-X,2.5% PAVA;

  • 蓝色和黑色:VXR CS,1.25% CS

  • 蓝色和红色:VXR CS/PAVA,0.625% CS粉 和0.625% PAVA粉

  • 紫色:VXR惰性粉末,用于训练或仅仅是为了伤人

  • 白色和黑色:VXR惰性液体,用于训练;可能含有标记涂料 — — 文件不清楚

  • 深蓝色和黑色:VXR标记,含有识别用涂料

  • 也有白色和黑色两种:VXR紫外线标记,用于只有在紫外线下才能检测到的墨水给人做标记

12口径霰弹枪

12口径霰弹枪发射了大量杀伤力较低的射弹。豆袋弹是最常见的,但也有橡皮球弹,还有防暴子弹,以及枪口爆炸弹  — — 一种直接从枪管中散布化学剂的手段,射出10–15英尺左右的尘埃云。

请注意,“防暴霰弹枪” 的名称并不适用于专用的低致命性霰弹枪,而是描述了为防御性战斗而设计的霰弹枪,与用于狩猎的猎枪或用于进攻性战斗的战术霰弹枪不同。

我们没有发现证据表明有任何监督规定警察部门必须使用专用的低致命性霰弹枪,尽管大多数部门都在使用。专用的低杀伤力霰弹枪一般是通过在枪托和/或前端使用明亮的橙色、红色或其他颜色来指定的。虽然有些型号的霰弹枪是专门为低致命性使用而出售的,但许多部门对现有型号进行了改造,以代替颜色代码。这使得它很难提供关于什么款式的枪在被使用的具体细节。

大多数警用霰弹枪都是泵动式,因为这些霰弹枪能够发射更多种类的弹药。半自动霰弹枪通常是利用子弹的反冲力来给下一发炮弹上膛,如果使用不同类型的弹药,这种力道是不规则的,会造成进弹问题和卡壳。

大多数警用霰弹枪的枪管似乎都是14’’或18’’。一般认为平民拥有14‘’枪管的猎枪是非法的。大多数泵动式霰弹枪可装4至8发子弹。我们发现的一款杀伤力较小的18‘’猎枪可装6+1枚弹壳:即机匣筒内装6枚弹壳,1枚弹壳上膛。

然而在当地收到的报告说,警察使用全长猎枪,大概枪管长度为26或28’’‘。克利夫兰的一位活动家报告说,携带这些猎枪主要是为了恐吓,而同一部门则用18’‘枪管的猎枪发射实际杀伤力较小的子弹。

📌 枪支的枪管越长,精度就越高,弹丸的速度也会越快,冲击力也可能越大。

路障弹可以从12口径猎枪中发射。它们不是为直接向人射击而设计的。尽管如此,由于它们装在致命性较低的霰弹枪中,警察们还是用直接射击杀死了许多人,可能是无意的

与此相关的是,“破门弹” 是用来破坏锁和门的。这些猎枪弹一般由小金属弹丸或金属粉末组成,通常是铅,悬浮在蜡等介质中。其想法是,子弹在撞击前保持刚性,将能量释放到铰链、锁或门框中,然后在撞击后破碎。

无论是路障弹还是破门弹,伤害都来自于最初的撞击,它可以将致命的能量传递给目标。

几家警用弹药制造商出售 “榴弹发射杯” ,它可以连接到12口径霰弹枪的枪口上,使警察能够发射通常用手投掷的手榴弹。使用时,将榴弹发射杯固定在枪管末端,然后将特殊的发射弹壳装入枪内。

37毫米和40毫米发射器

大多数防暴弹药  — — 包括催泪弹、枪口爆炸弹、闪光弹和标记弹  — — 都是由设计成榴弹发射器的装置发射的。为了消除歧义,我们将把它们称为 “多管火箭筒” ,因为它们发射的装置范围很广,不只是榴弹。这些东西有时也被称为 “防暴枪” 或 “不那么致命的发射器” ,但 “防暴枪” 在美国经常被用来描述真正致命的 “防暴霰弹枪” 。

常见的多管发射器有两种口径,37毫米和40毫米。传统上,40毫米发射器被视为 “军用” ,37毫米发射器被视为 “民用” ,但警方同时采用这两种发射器,两者的区别似乎不大。

在美国,平民拥有37毫米发射器是可以合法的,只要他们使用的弹药不是杀伤性的,信号弹和烟雾弹是合法的,而防暴弹则不合法。还有38毫米弹药,我们看到的大多数37毫米低杀伤力发射器在广告上也是发射38毫米弹药的。38毫米弹药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可能更常见

抗议场合使用的所有40毫米榴弹似乎都符合北约低速榴弹的 “40×46毫米” 标准,这也是手持发射器使用的标准,与40×53毫米高速榴弹不同的是,40毫米榴弹一般由挂载式武器发射。这些系统之间的弹药是不能互换的。

许多多管火箭筒的炮弹用的是黑火药,而不是用会产生火花和烟雾的现代火药。这样做是因为这些弹丸比大多数现代弹药更易碎。有些有 “无烟” 型号,据推测,这些型号使用的是EC无烟火药,这是一种稍为现代的黑火药变种,产生的烟雾较少。

当人们震惊地报告说,在公立学校工作的警察有 “榴弹发射器” 时,这很可能是指多管发射器。警察可能并不打算向学生发射实弹,而是打算用《日内瓦公约》明确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的化学武器毒害学生。

手枪式发射器是存在的,但一般只为枪口爆炸弹设计。

全尺寸的发射器通常是后膛装填的单发枪(枪管与枪柄分开,插入一发子弹),或者是看起来像巨大左轮手枪的鼓式发射器。这些左轮手枪通常是通过泵的动作来推进,而不是像传统左轮手枪那样通过扳机来推进。根据不同的型号,这些手枪往往能装4到6发子弹。有些手枪有膛线,可以旋转弹丸以提高精度。在国际上,许多这类枪都有木质枪托,看起来更像传统的步枪,而在美国看到的大多数是 “战术” 风格的枪,除了枪托之外还有手枪握把以及垂直的前握把 — — 如果没有特别的许可,平民持有是不合法的。

发射器也可以安装在步枪的枪管下,而不是作为独立的装置。这种方式在军事情况下很常见,但在警察部门似乎并不常见。

霰弹和榴弹

在本条中,我们将设计为从发射器发射的 “霰弹” 与设计为用手投掷的 “手榴弹” 区分开。实际上,并没有这样明确的区别。有些武器被设计成用手投掷或滚动,而另一些武器则被设计成装入多管发射器 — — 但有些武器是为这两种形式设计的。

手榴弹通常用于散播化学剂和/或冲击弹药,特别是橡胶球。其他手榴弹是 “分散注意力的装置” ,一般称为闪光弹。许多手榴弹结合了这些功能。

我们发现至少有三种警用手榴弹的主体样式。有球式手榴弹,它看起来像一个经典的棒球式军用手榴弹,被设计成可以投掷或滚动。这些通常包含橡胶球冲击弹药,可能搭配化学武器,而其他的则是传统的烟火催泪弹。有 “低滚” 榴弹,这是一种圆柱体,末端呈大六角形,可将手榴弹的滚动距离降到最低。还有普通的罐装手榴弹,这似乎是最常见的样式。这些可以是任何直径的,但37/38毫米、40毫米、45毫米和60毫米似乎是最常见的。

毒气弹和毒气罐可以通过多种方法散播化学制剂。最常见的是经典的烟火散布,它的工作原理是在罐内生火,以烟雾形式释放化学剂。这些罐子非常热,可能会产生火花并引发其他火灾。

另一种分散方法是气雾剂分散(有时称为 “无焰驱逐” ),这种方法在OC罐中的使用频率高于CS罐。这种方法释放的东西更类似于雾气而非烟,更常用于室内,而在室内使用烟火罐则不太方便。就我们所能确定的情况而言,这些装置一般不常在室外使用,因为它们产生的化学剂浓度较低。

最后,还有瞬时爆炸罐,这种爆炸罐一次爆炸,以粉末形式释放其有效载荷。这种爆炸罐是为室内或室外使用而设计的,但由于尘埃容易被风吹散,它们主要用于对付密集的人群,而烟火榴弹由于有可能产生反弹或有可能引起意外火灾,因此效果较差。这些气罐由于沿边开裂,事后很容易识别。

毒气分散罐通常被设计成可分离成若干个子弹药,如国防科技公司的 “三联追击器” 可分裂成三个较小的催泪瓦斯罐。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抗议者更难以快速把它们扔回去或用水浇灭。

低杀伤力榴弹一般像任何军用榴弹一样装有引信。虽然引信可以有不同的长度,但我们发现两秒钟的延迟是很常见的:在引信点燃前延迟1.5秒,然后0.5秒的引信本身。至少在某些型号上,引信组件在有效载荷被点燃之前就会自行弹出。

有些榴弹配有额外的安全夹,防止在携带手榴弹时意外拉断引信。有的带有防水弹体,适用于高湿度环境。有些,特别是闪光弹,是可以重新装填的。人们报告说,看到警察在抗议活动结束后对该地区进行梳理,并捡起某些废旧的弹药。他们这样做有可能是为了掩盖一些特别恶劣的武器(如DM毒气)的使用,但也有可能是在回收可重新装填的榴弹

榴弹也可以用 “指令启动” 而不是用引信点燃。这种系统似乎在战术情况下更常见,比如房屋突袭,而不是在更有活力的抗议活动中。这种系统是在榴弹上加装一个管子,以便能够瞬间远程引爆。

喷雾器和雾化器

除了发射榴弹罐以烟雾形式释放化学品外,警察还用手持设备直接用化学品喷洒人们。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的两种化学品是OC(胡椒喷雾)和CS(一种催泪瓦斯),但几乎所有的化学制剂都可以被喷雾和喷洒。

根据制造商、化学刺激物和喷雾模式,这些可以采用任何数量的推进器,有许多喷雾模式,从简单的 “流” 模式到雾(或 “蒸汽”),甚至泡沫。

化学喷雾与分散粉末状刺激物的烟火法不同,一般是将化学品的液态形式喷雾化。这可能是水基或油基的;因此,化学武器防护应针对油基微粒进行评级(P100过滤而不是N100过滤)。雾化器也使用液态制剂,但以烟火方式 (如雾化机的方式 )而不是使用气溶胶气体将这种液体气化。

化学喷雾剂有一系列不同的浓度,在没有研究的情况下,很难预料到执法部门正在使用的是哪一种。更为复杂的是,众所周知,OC(最常见的喷雾刺激剂)的强度很难确定。制造商的声明不受监管,而且在特定的OC气体变体中可能存在许多不同类型的辣椒素。每个制造商的武器系列中可能存在内部一致性,但仅此而已。一个制造商的2%的喷雾可能比另一个4%的喷雾更强大。这些数字本身几乎毫无意义。

小的手持式罐子,顶部有一个按钮,似乎10–12英尺的准确度,而较大的罐子与触发器组件似乎是精确到15–20英尺,虽然这在不同制造商之间有所不同。许多喷雾系统还包含可见的或紫外线反应染料来标记目标。紫外线染料在民用自卫喷雾中特别常见,而西雅图和其他城市的警察已知使用可见的染料来标记示威者以进行逮捕。

有一些较大的罐子,其工作原理与小罐子相同。这些通常看起来更像全尺寸的灭火器。还有一些背负式装置,有单独的喷头和罐子 — — 有抗议者称之为 “捉鬼敢死队” 。这些装置可以使用粉末或液体化学品;至少有一种型号的有效范围是45英尺。有人看到波特兰警方将化学品雾化器藏在一个没有标记的黑色背包里,背包底部有一个连接到软管的喷头。

还有一些装置,看起来像雾化器和鼓风机的混合体,是以空气为动力的,目的是使大面积地区充满毒气。和背包式喷雾器一样,这些装置一般是设计用于监狱,而不是示威游行。然而,正如我们最近所看到的,防暴警察往往会使用任何他们可以使用的武器镇压抗议者。

📌 最后,化学武器有时会与水混合,通过消防水龙或水炮撒出去。在2020年波特兰的抗议活动中在美国使用。附近一棵树上的化学灼伤符合氯气中毒状况,这可能是化学药剂过期的结果香港、泰国和土耳其的抗议活动中都曾使用过这种化学武器散布的手段;据推测,任何使用水炮对付示威者的国家都有可能使用这种手段。

蜡烛

一百年前,化学战刚兴起的时候,一些有毒气体是通过 “蜡烛” 来分散的,蜡烛燃烧后会释放气体。从功能上看,这和现代催泪弹是一回事,它是利用烟火来散布化学粉末的。“催泪蜡烛” 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任何烟火催泪弹罐。

然而在2020年的夏天,我们看到不是警察就是联邦特工,在波特兰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在棍子的末端拿着一个燃烧的物体,烟雾从上面涌出。

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是化学制剂(可能)或惰性烟雾,但感觉值得注意的是,我们遇到的唯一一种催泪瓦斯,就是为这种散布形式设计的,就是DM瓦斯,抗议者认为波特兰使用的呕吐瓦斯。这将标志着对抗议者使用的化学战形式的重大升级

【注:亚当氏毒气或二苯胺氯胂,简称DM,是一种有机化合物,可作防暴用途。DM属于化学战剂,被认为是呕吐战剂或者喷嚏性毒气。】

化学武器

与所有其他许多低致命性武器一样,化学品类别之间的区别实际上相当模糊。

传统的说法将化学品防暴武器分为两类: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虽然这些区别存在,但并不明确。如果我们把 “催泪瓦斯” 想象成烟雾或灰尘,把 “胡椒喷雾” 想象成化学喷雾,这其实是一个扩散方法的问题,而不是实际使用的化学品。

我们将在此讨论七种不同的化学品。虽然已经实际开发了大约15种化学品,但我们将重点讨论最常见的化学品,这些化学品要么是已知的,要么是被用来对付示威者的,至少是被广泛怀疑被用来对付示威者的。

在这七种中,有五种通常以气体形式散布,有两种通常以化学喷雾形式出现。但是,几乎任何化学品都有可能通过任何方式被散布,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交叉使用的情况。

五种催泪气体,简单来说就是:

  • CS气体,是最常见的催泪气体;

  • CN气体,是一种过时的催泪气体,毒性较大,效果较差,但目前仍在生产和商业上销售;

  • CR气体,以难以置信的无法清洗而闻名 — — 这种气体会使你的皮肤比遭遇其他气体烧得更厉害,并被怀疑在使用,但没有被列为商业用途;

  • DM气体,近乎神话的 “呕吐瓦斯”,警方被怀疑使用,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 还有MPK气体,据我们所知,它只在俄罗斯使用,但一些读者可能会感兴趣。

此外两种胡椒喷雾剂是:

  • OC,就是常见的 “辣椒喷雾” ,是用辣椒制成的;

  • PAVA,一种合成形式的OC,似乎以非常相似的方式发挥作用。

在本文中我们将在很大程度上把这两者混为一谈,因为我们很难确定它们之间的任何重大区别。

最早的自卫喷雾剂实际上是用CN气体填充的,但OC通常在使目标失能方面更有效。有填充CS、CN和OC的喷雾器;也有填充OC和PAVA的催泪弹。

就控制人群的表面目的而言,OC(或PAVA)是最有效的催泪瓦斯剂。它起效最快、破坏力最强、毒性最小,而且受害者恢复得更快。CS气体排在第二位;它的使用更为传统,也最为广泛。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除了OC或CS之外,其他催泪剂都没有什么用处,即使从国家主义的角度看,也只是用来惩罚和毒害人。它们都是过时的和残酷的技术。我们这样说并不是为了博取同情或迎合国家的道德判断,而只是想指出,残忍是问题的关键

战术上的考虑

化学武器被用于若干战术目的。正如我们在使用冲击弹药时发现的那样,警察在许多方面使用这些武器,而这些武器在设计上是不应该那样使用的。一般来说,催泪瓦斯是为了控制人群的行动,或者驱散人群。催泪瓦斯云是为了阻止人们占领特定区域。警察使用催泪瓦斯引导人群的方式与防暴警察使用的方式大体相同:大多数人会避开催泪瓦斯,并向空气清新的方向移动。在较小的范围内,使用胡椒球和有针对性地远程部署化学武器也可以达到同样的人群控制效果。

喷雾剂往往在近距离使用。在示威活动之外,它们被用来制服个人。在示威活动中,往往不加区分地使用这些武器,以驱散、恐吓或使人群丧失能力

催泪瓦斯和其他化学武器不是专门为惩罚而设计的:它们不是用来对付被困的人群或被限制的个人的。当然,警察经常这样使用它们。

📌 为了防止警察达到控制人群的目的,我们干脆拒绝被控制。这可能需要一定的事先准备

为了减轻化学武器的影响,个人防护装备是必须的。本系列此前的防毒面具和护目镜指南对此有详细的介绍,但简而言之就是:

  • 穿长袖衣服和长裤,尽量减少皮肤暴露在外面的面积;

  • 避免戴隐形眼镜;

  • 避免使用化妆品和保湿剂以及其他护肤霜,尤其是脂肪类护肤霜;

  • 戴上防毒面具,或半面罩呼吸器与护目镜,或戴上湿头巾和护目镜,并保持活动状态。

  • 雨伞可以阻挡化学喷雾。在特朗普就任总统的当天,一把伞保护了数十名抗议者,让他们从警察的釜底抽薪、八项重罪和可能长达数年的法庭案件中逃脱。

📌 在轻度或中度的化学武器攻击中,通常几个人就可以解除或扔回榴弹罐子,而医护人员和其他人则对受喷洒物影响的人进行治疗。只要不影响示威者的目标,就可以继续行动。

📌 不幸的是,化学武器的大量使用将倾向于稀释那些准备不足的抗议活动

用湿头巾 (存放在单独的密封袋中) 、或其他个人防护装备可供分发,可以使人群在周围停留更长时间。

扔回催泪瓦斯罐

“把催泪弹扔回去是不礼貌的 … 但有时那是爱,有时真正的爱是他妈粗鲁的” — — 安德里亚·吉布森,“礼仪束缚”

抗议者经常将催泪瓦斯罐扔回镇压者的一方。由于催泪瓦斯是以烟火方式施放的,因此大多数催泪瓦斯罐的温度很高,足以引起火灾或烧伤皮肤。

📌 任何希望处理催泪瓦斯罐的人都应该戴上由防火材料制成的绝缘工作手套。廉价的五金店里卖的那种手套是不够的;气罐曾烧穿了抗议者的手套。合成材料,如果不是专门设计的防火材料,可能会融进人的皮肤。皮革工作手套往往是最简单也是最好的选择。

人们还采用曲棍球棒来回击催泪瓦斯罐而不直接接触它们。

📌 警察可能会在不戴防毒面具的情况下使用胡椒喷雾,但如果他们要对整个地区放毒,他们几乎都会戴上面具,或者轮流换上一排新的穿着防护装备的警察。

这一点很重要:这意味着,如果您的角色是负责留意警察,您应该能够提前知道他们何时准备对你们施放毒气。当然,我们不是律师,关于允许向警察投掷哪些燃烧物的法律可能因地而异。

📌 只有在意识到周围的环境,并且身后有空地的情况下,才可以投掷燃烧弹。在扔罐子之前,要注意风向和人们可能很快需要跑去的地方,以及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

中和催泪瓦斯罐

近年来,世界各地的抗议者一直在学习如何使毒气罐失效,而不是简单地把它们扔回去。这些方法的优点是对抗性较小。

由于大多数毒气罐都是用烟火部署的,所以只需将毒气罐内的火熄灭即可。有一种根本不需要接触罐子的基本方法,就是在罐子上放一个交通锥,然后从交通锥顶部的孔里往里倒水,直到把罐子浇灭。

一种更精细的方法是用戴着手套的手捡起罐子,然后将其放入一个大水瓶或水桶中。在智利和世界上其他一些地方,反叛社区已经练就了他们的做法,携带大水罐已经成为街头抗议活动中的一个独特角色

扮演这个角色的人带着一个口子宽大的水壶,里面装着少许小苏打、洗洁精和/或植物油 — — 每一种都是1升水加3汤匙的比例。当一个罐子被发射过来时,他们把它扔进水壶里,然后摇晃水壶,同时用一只手盖住顶部,以防止气体流出。如果您尝试这样做,不要密封瓶子 — — 您不会希望它爆炸的

如果没有其他办法,如果您不准备中和瓦斯罐子,只需用烹饪锅或橙色的交通桶等东西盖住它就可以了。依旧有些气体会泄漏出来,但这会降低它伤人的能力。

化学武器的作用

从理论上讲,防暴毒剂的设计是尽可能让人感到不舒服和虚弱,而不会造成永久性损害。它们会刺激肺部、眼睛和皮肤。它们是催泪剂,会让您的眼睛流泪。您可能会流鼻涕。您可能会有呼吸困难。您可能无法睁开眼睛。有些化学武器几乎立即生效;有些则在接触后几分钟就会影响到您。有些化学武器在您转移到新鲜空气中很久之后仍会继续刺激您;有些则消散得更快。有些比其他的毒性更强;有些会造成永久性伤害。

我们将分别讨论每种化学物质的具体影响。但简而言之:有时接触防暴毒剂会让人痛苦和虚弱,特别是当您在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直接接触它们时。在其他情况下,它们可能只是刺激性的。

呼吸急促是接触化学武器导致的一个具体而常见的问题。当这与被毒气的冲击、情况的整体压力和刺激肺部相结合时,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 如果您遇到这种情况,请尝试快速离开施放毒气的区域,以良好的姿势坐起来或站起来,尝试深呼吸。即使您的呼吸仍然受到限制,额外的氧气也会降低您的环境压力水平,使您能够解决焦虑的一些影响,并降低心率。如果您看到其他看起来快要晕倒的人,尽量把他们带到有毒区域以外的安全地方,鼓励他们尽可能地深呼吸。

📌 化学武器的另一个目的是恐吓我们。它们被用来阻止我们上街,阻止我们完成目标。如果您还在街头积累经验,建议您和那些在公共秩序方面有相当经验的头脑冷静的人讨论一下,如何应对化学武器袭击的压力。

📌 如果您是第一次经历大规模的警察暴力事件,而您又可以选择,那么,最好的办法是遵循自己的身体节奏,在压力过大的情况下离开,以便慢慢地、稳定地建立一种平心静气地应对的技能。

📌 如果您的目标是长久地参与社会运动,那么一开始就谨慎一些,总比对自己要求太高,然后有了不好的经历就退出斗争要更好

这些年来,一些抗议者受到了天下所有镇压手段的打击,并且活了下来。我们有这样的经历,也有和那些在激烈的警察暴力下仍然坚持斗争的人们在一起的经历,都对解除警察武器的神秘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给那些特别容易受到伤害的人

哮喘病人和其他呼吸困难的人应特别小心接触化学武器。这可能意味着要带上防毒面具,或者一旦看到警察准备使用毒气,就立即离开该地区。在这些化学制剂造成的死亡中,似乎哮喘患者占了大多数。

根据催泪瓦斯研究者 Sven-Eric Jordt 博士的说法,儿童特别容易受到催泪瓦斯的伤害,因为他们的肺部较小,但这并没有阻止联邦官员在美国边境对移民儿童使用催泪瓦斯。

免疫力

关于对CS或OC有免疫力的传言很多,特别是在军界。

有些人似乎对CS气体有天然的免疫力,或至少对它有较强的耐受力。尽管有疼痛和其他影响,确实有可能建立起继续工作的心理能力。但并没有证据表明可以对CS或OC产生生理免疫力。事实上,恰恰相反,重复接触CS毒气会导致过敏  — — 与耐受性相反。

美军士兵在基础训练中会接触到CS毒气,作为 “信心训练” 的一部分,目的是展示他们的防毒面具的有效性。在这些训练中,似乎有一小部分人(根据我们看到的推测,可能有2–5%)对CS的影响有天然的抵抗力。在一个论坛上,我们看到一个对CS毒气耐受性很强的士兵让人用辣椒喷雾喷他,误以为辣椒喷雾(OC)是一回事。事实证明,他对胡椒喷雾没有免疫力。

📌 在任何情况下,经常性地让自己暴露在CS气体中,希望建立起对CS气体的心理耐受性,都是不明智的。暴露在CS气体中会引起一些长期的健康问题。也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吃辣椒之类的东西可以增加您对它的耐受性。

一些警察学校显然在教授关于胡椒喷雾的种族主义神话,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暗示拉美人和东亚人对胡椒喷雾的耐受性更强  — — 因此,暗示他们需要被喷得更久。这只是几个世纪以来白人至上主义伪科学为残酷行为做辩护的最新成果。

如何治疗化学制剂的影响

根据药剂的不同,大部分化学药剂的影响会在呼吸新鲜空气30分钟后消失。避免揉眼睛!不要戴隐形眼镜!

用水冲洗眼睛  — — 或者,最好让别人帮您冲洗眼睛。您给别人冲洗眼睛的最好方法是拿一个运动式的喷水瓶,向受害者睁开的眼睛喷水。带一个这样的瓶子,只用来冲洗,不要用它喝水,以免唾液污染。您可以用拇指和食指打开别人的眼睛;如果您有干净的手套,请戴上。只要让受害者的眼睛睁开一点就够了。从眼睛内侧,靠近鼻子的地方开始冲洗,然后再向外侧冲洗。每次只做一只眼睛。要求他们眨眼;提醒他们不要碰自己的脸。根据需要重复多次。

📌 用一定的力气喷洒水:目标是冲掉眼睛上的化学物质。冲洗眼睛不会立即减轻灼热感,但可以使您开始恢复。

要想把泪液和其他污染物从皮肤上弄掉,用肥皂和水清洗。如果气体在您身上干成粉末状(尤其是过期的催泪瓦斯,这种情况更有可能发生),在冲洗前将粉末从皮肤和衣服上刷掉。虽然有人认为水能 “激活” 粉末状的化学刺激物,但经验表明,用水或肥皂和水清除是有效的。

当您在被毒气袭击后遇到别人时,如果您还穿着同样的衣服,或者头发上有残留的毒气,请警告对方离您远一点。您可能不会受到微量气体的影响,但仍可能引发其他人的重大反应,特别是如果他们有哮喘或类似情况的话。如果您和其他人一起进入封闭的空间,这也是一个问题。

当您在接触化学品并离开冲突区域后,脱掉外衣,将其双层打包,直到有机会清洗。淋浴,用肥皂大力擦洗皮肤。当您洗掉头发上的化学物质时要小心:如果有化学物质进入您的眼睛、生殖器或开放性的伤口,会非常疼

要处理您的衣服,彻底清洗它们,可能要经过多次循环。之后在没有任何东西的情况下运行洗衣机,以清洗洗衣机本身的内部。最好把衣服晾在外面的晾衣绳上,这样任何残留的影响都可以消散。

催泪瓦斯和COVID-19

催泪瓦斯让人眼泪鼻涕一起流,而体液是COVID-19感染的有效载体。出于对最大限度地减少致命疾病传播的考虑,一些本来要对接触化学武器的人进行救助的医务人员开始提倡人们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对接触化学武器的人进行自我治疗。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在给接触化学武器的人进行治疗时,应该戴上手套、护目镜和自己的口罩。注意尽快清洁和去污

去污湿巾

执法部门使用 Sudecon 湿巾来清除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的污染。医务人员报告说,他们还没有看到并列比较,但相信 Sudecon 湿巾的效果可能至少与皮肤上的肥皂和水一样好。

俄勒冈州波特兰的 Rosehip Medic Collective 公布了一个DIY去污湿巾的配方,在2020年夏天,这些湿巾在那里被化学浸泡的街道上被广泛使用。

首先要用:

  • 1加仑温水

  •  9杯白糖

  • 2汤匙柠檬酸

将其充分混合,然后与21盎司的婴儿洗发水混合,轻轻搅拌。将高质量的纸巾浸泡在混合物中,并将它们装入密封袋中,每次几条。这些应该可以保存几天,或者在冰箱里保存几个月。

波特兰的医护人员在制造这些湿巾时,借助了一台小型的滚动机器,使水分分布更均匀;他们希望这能使湿巾保存的时间更长。这也有助于医护人员更快地制造它们。

其他补救措施

人们对化学武器使用了许多不同的补救措施和治疗方法 — — 从牛奶到抗酸剂和草药混合物,应有尽有。根据我们与街头医务人员和医生的对话,建议只用水冲洗眼睛,用肥皂和水清洗皮肤。

📌 提倡用水,因为它很容易获得,而且不太可能引起过敏反应。因为它不恶心  — — 被浸泡在牛奶中被捕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 — 还因为水不会像抗酸剂那样留下明显的白色残留物,而抗酸剂在深色皮肤上会更明显,并被用来标记逮捕嫌疑人。

📌 如果您强烈认为需要某种特殊的补救措施来治疗接触化学武器的伤害,这就增加了它们的神秘感和它们可能激发的恐惧。但这些刺激性物质并不那么神秘。把它们洗掉,然后去呼吸新鲜空气。即使您不同意我们的观点,不认为水是最好的,也请不要打断有经验的街头医务人员用水冲洗眼睛。

有一种过时的抗议技术(被称为MOFIBA),它使用矿物油来清洁皮肤上的污染物,但它基本上已经被淘汰了,因为,如果施用错误(无论是由于缺乏经验还是动荡环境中精神过于紧张),它可能弊大于利。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肥皂和水是清洁皮肤是有效方法。如果您有去污巾的话,去污巾是很好的  — — 可能更好,但不是必须的。

📌 额外的护理有时是有用的,无论是在医学上还是在情感上。正如一位街头医生所说,他们把乳液擦在戴手铐的瘀伤上,因为当有人向您展示警察手铐造成的瘀伤时,他们是在向您展示了他们被攻击和绑架的物证。当您检查这些瘀伤并涂抹乳液时,您就会表明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很重要,其后果值得小心对待。乳液很可能有助于缓解瘀伤,但表现出关心的行为在此更加重要

智利的一些抗议者已经采取了将常温茶(由月桂叶煮沸制成的)喷洒到那些遭受胡椒喷雾的人的眼睛里,似乎很有效。这不是机械地冲洗眼睛,而是用小喷雾瓶,作为事后处理,以减轻灼伤,使人平静。

香港一些示威者携带的喷雾瓶中每8.5盎司的水含有3茶匙小苏打。虽然这种做法的功效还没有被直接研究,但它与2003年的一项研究结果一致,即CS分子是不稳定的,而小苏打等碱性液体可能会加速这种分子分解的过程。

日内瓦议定书

也许您听说过,在战争中使用催泪瓦斯是战争罪,是《日内瓦议定书》所禁止的。这是事实。这不仅仅是催泪瓦斯被意外地卷进了一个不使用化学武器的广泛协议中。它的名字明确地出现在那里。

1925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化学恐怖之后,38个国家签署了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大多数签署国都认为这包括催泪瓦斯和化学除草剂,不分青红皂白地大量投放。美国政府决定不同意这种解释。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美国在越南广泛使用催泪瓦斯和除草剂(橙剂)。

如今,《日内瓦议定书》明确规定,催泪瓦斯是被禁止的。

国家元首不希望任何人向他们的平民投掷化学品  — — 但如果这是维持内部 “稳定” 所需的,他们都会支持。所以,是的,国际法明确禁止在战争中使用催泪瓦斯,将其描述为战争罪。但各国政府都同意,对我们这些公民使用催泪瓦斯是可以的

化学制剂的种类

我们在这里回顾一下比较常见的化学制剂的特性和作用。

1、CS毒气

CS气体(邻-氯代苯亚甲基丙二腈,C10H5ClN2)是最常见的催泪剂。两位美国科学家 Corson 和 Stoughton 是第一个合成它的人,他们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直到20世纪50年代,它才被武器化为催泪瓦斯。

CS气体主要存在于催泪瓦斯罐中,但它也出现在喷雾剂中,或掺杂在整个冲击性武器阵列中。

CS毒气被认为比CN毒气的毒性要小得多,后者在使人致残方面更有效。它的毒性可能比OC更大,但致残性更小。

我们知道CS会引起心脏和肝脏问题。我们知道强烈接触会造成化学灼伤和疤痕。但还有其他更多的问题

就直接致命性而言,据推测,在封闭的空间内,CS可能会致死;抗议者将起义期间解放广场上的几起死亡事件归咎于CS。但这一点尚未得到证实。与其他化学制剂相比,CS毒气似乎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然而,它的长期影响却令人担忧。

大多数关于CS的毒性报告都是50多年前的,新的研究有些罕见。美国军方通过研究士兵暴露于CS毒气室前后肺部问题的发生率,越来越多地发现CS毒气与持续性肺部问题之间的联系。

CS气体具有致癌性  — — 也就是说,它可以改变你的染色体。这主要影响到生理期的人。科学界对这些影响的研究一直很缓慢,但大量的故事描述了流产、出血过多、痉挛、血栓以及接触CS气体后的癫痫发作。

CS气体(不同于OC和俄罗斯的催泪瓦斯MPK)一般认为对狗、熊和其他一些哺乳动物的效果不明显。但也有研究表明它能够杀死狗。来自土耳其的轶事报告描述了CS气体杀死了成千上万的鸟类和导致流浪猫失去视觉。

和所有的化学武器一样,警方使用的CS并不是 “纯” 的,而且它掺杂的其他化学品也可能是有毒的。我们认为,液体/喷雾的版本,至少是英国警方经常使用的版本,其中采取了甲基异丁基酮(MIBK)作为溶剂。MIBK本身是有毒的,可以引起肝脏和肾脏问题。

至少在得克萨斯韦科市的围剿行动中,美国政府在使用CS的同时,还使用了有甜味的溶剂二氯甲烷进行雾化。这东西具有致癌性。

一些抗议者报告说,2009年在匹兹堡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抗议活动中,至少有一些气体闻起来像香蕉糖,很可能是二氯甲烷。

2、CN毒气

2-氯苯乙酮是有机化学中常用的一种化学品。当它被用作催泪瓦斯时,它被称为CN气体。它最早是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催泪瓦斯开发的,尽管不知道它是否被使用。

CN 气体可通过任何一些警察武器制造商在市场上买到。它比CS或OC更不常见,但可以在催泪瓦斯罐、喷雾器和整个冲击性武器中找到。

在OC被开发出来之前,CN气体是第一个品牌的自卫喷雾剂 “Mace” 的有效成分。

📌 CN 气体已导致至少5人因心脏损伤或窒息而死亡。它还造成了接触性皮炎  — — 有时是永久性的! — — 数量不详的警用化学武器意外泄漏到他们身上。如果它能以这种方式伤害警察,它也能伤害我们。

3、CR毒气

CR气体(C₁₃H₉NO)是一种催泪瓦斯制剂,它于20世纪60年代在英国研发,因其不仅能伤肺、伤眼,还能让您全身如同被扔进一片荨麻中,而获得 “火气” 的绰号。据说它的味道很甜。

据称,CR气体的药效是CS气体的6–10倍,虽然我们找到的所有文件都说它比CS “毒性小” ,但众所周知,它能够通过窒息或肺水肿(液体充满肺部)致人死亡。

CR气体最糟糕的一点是,它比其他防暴毒剂更难消除污染。它可以在表面持续存在长达60天。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制造商宣传任何含有CR气体的产品。

波特兰的一些抗议者猜测,他们可能接触到了CR气体,因为他们接触到的一些气体对他们的汗水反应特别强烈。该理论认为,联邦特工厌倦了戴着防毒面具的抗议者,利用了一种即使对戴着面具的人也同样会造成严重痛苦的化学武器。这些联邦特工可能有机会获得CR气体的旧仓库,也可能不需要像地方警察一般通过面向公众的商业渠道购买。

然而,CS气体(或许尤其是过期的CS气体,可能会造成较大的片状物,在皮肤上持续的时间更长)也会与汗液发生反应导致灼烧。化学家和其他人员目前正试图弄清CR或DM是否一直在波特兰被使用。

4、DM毒气

DM毒气 (亚当氏毒气、或二苯胺氯胂) 是另一种基本过时的、特别恶毒的催泪剂。德国和美国的化学家在上世纪10年代就独立研制了它。它最初是用 “蜡烛” 燃烧来分散气体的

DM毒气作为防暴剂特别无效,因为它的效果需要5–10分钟才能显现。 它开始时和其他催泪瓦斯一样,对眼睛和肺部有刺激性,但会发展成恶心、头痛和持续呕吐。

DM毒气在美国最臭名昭著的使用是1932年,4.5万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及其盟友在华盛顿举行示威。有目击者说,毒气使两名幼童窒息,不过历史学家一直无法证实这一点。

有人猜测2020年夏天联邦特工在波特兰使用DM毒气,但仍无法证实。有传言描述可能是DM毒气的绿烟,还有报道说一些催泪瓦斯让人呕吐。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够证明也没人能反驳这一点,尽管一部分在波特兰利用的绿色气体已被确认为HC毒气。

5、胡椒喷雾:OC

OC(辣椒油素)是我们所知的唯一一种有机提取的防暴剂。它是从辣椒的活性成分辣椒素中提取的。

就防暴剂的表面目的而言,OC似乎是最有效的:它的刺激性和致残性大大高于CS或CN气体,起效时间也比这两种气体快,而对接触它的人造成的长期不良健康影响显然要小得多。

OC最初是作为胡椒喷雾剂推出的,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催泪瓦斯的变体中,出现在催泪瓦斯榴弹中(包括慢速燃烧和瞬间尘埃云),并掺杂在整个冲击性武器的投放中。

为了避免我们把OC描绘得太过美好,必须说明:它也可以致人于死地 — — 特别是那些接触到大量OC的人,比如当警察用OC折磨被限制的被捕者时,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程序。特别是,它可以通过 “严重的急性支气管痉挛” 使哮喘病人的肺部与空气隔绝而死亡。

喷雾状的OC通常悬浮在乙二醇中,而乙二醇本身是比较无害的。

6、PAVA

PAVA (N-香草基壬酰胺、天竺葵酸香兰基酰胺) 是一种(通常)合成形式的OC,在英国比在美国更常见,在英国它是最常见的胡椒喷雾剂。

PAVA 确实是天然出现的,但厂家一般都是合成的。它比OC更热稳定。还没有发现PAVA和OC的毒性有什么特别的区别。

大多数PAVA喷雾剂都悬浮在水乙醇中。在其他情况下,它是悬浮在单丙二醇、乙醇和水的混合物中,称为 PAVA 2。 PAVA 1 是易燃的,而 PAVA 2 不是。两者都不是由我们已知的特别有毒的化学物质制成。

7、MPK

西方读者不太可能接触到 MPK (N-nonanoylmorpholine),这是俄罗斯使用的一种催泪瓦斯,很容易使人丧失行动能力。它的毒性不如其他化学药品,所以一般是与CS或CN气体混合使用。据报道,它的毒性大概比与之混合的化学品要低。

8、烟雾弹

警方使用的许多霰弹只是烟雾弹。警察用烟雾弹来标记、区域,隐藏自己的位置和行动,在人群中造成恐慌,并可能使指向他们的激光发生折射 (我们不确定这是否有效,因为关于激光的信息有很多不一致)。大多数化学武器制造商还提供各种罐装和手榴弹的烟雾弹版本。

许多军用型烟雾弹,称为HC或HCE榴弹,含有六氯乙烷。六氯乙烷通过皮肤吸收有毒,抑制中枢神经系统;据推测是一种致癌物。20世纪20年代中期,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联邦特工使用了含有HC的榴弹。根据一位研究人员的说法,HC不再在美国生产,而是作为其他化学过程的副产品收获。虽然它有毒,但似乎比警方采用的其他化学武器安全得多

“Saf-smoke” 榴弹,即国防科技公司生产的款式,被宣传为危险性较低。“Saf-smoke” 和其他竞争品牌的烟雾弹的实际内容是专有的,不能立即提供审查。

9、闪光弹

这些装置被制造商称为 “分散注意力装置” 或 “迷惑装置” ,更常见的是闪光弹或眩晕榴弹。它们会产生强烈的闪光和巨大的爆炸声以及一定的震荡力。光线(高达800多万坎德拉 — — 相当于800万支蜡烛的亮度)使观看者失明约5秒钟,并造成严重的后遗症其音量约为160–180分贝,比你可能听到的任何枪声都要大;这会使附近的人失聪,扰乱内耳的液体,有时还会引起头晕。

📌 警察偶尔会在希望打得示威者措手不及的时候,将其与警棍或其他冲击性武器一起使用。但归根结底,就像许多警察的战术一样,这些都是恐吓人们服从的方法,而不是直接强迫人们服从的方法。

闪爆榴弹一般由实心钢或铝制成,设计上不会因引爆而破碎。它们中的许多都是可以重新装填的。

有些闪光弹是 “空中警告/信号” 弹药,设计为用于向空中发射,在人群上空爆炸。这些榴弹可以有或没有化学有效载荷;每发子弹的射程不同,从50米到300米不等。也有适用于12口径猎枪的版本。

至少有一家制造商表示,在闪光弹引爆的地点周围应该有一个5–6英尺的清晰区域;但警方仍然经常向人群中投掷、发射和滚动这些弹药。虽然有些闪光弹内装的是橡胶球弹药,但大多数闪光弹的设计不会通过撞击造成伤害。然而,它们可以使人致残或死亡,通常是通过燃烧。据了解,它们也会引起火灾,特别是在室内使用时。

收集废旧弹药

由于对纳税人花钱让警察购买向公民开枪的武器的监督太少,信息也太少,因此,抗议者采取了记录废弹壳的办法,以了解警察发射的是什么东西。收集废旧弹药有助于进行有用的模式分析。一些城市有人愿意为此目的来收集弹药。如果您所在的城市没有人从事这项工作,可以考虑自己去做

波特兰的警察似乎确信 — — 或者说正试图说服人们 — — 捡拾废旧弹药 “是一种犯罪”,他们威胁要向任何被发现这样做的人发射更多的弹药。目前还没能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罪。

警方的弹药经常被发现未爆炸的哑弹。我们不清楚这是因为这些弹药没有正常部署就发射了,还是警方只是不小心把弹药丢在了地上。

📌 当打开一袋废旧弹药时,有可能会受到毒气残留的二次影响。考虑将它们装入密封袋中双层袋存放。只有在戴着手套和穿戴防护服的情况下,才能在露天环境中处理这些弹药。

标记

警察有时试图给参加示威或涉嫌犯罪的人打上记号,希望以后能逮捕他们。在某些情况下,警察可能只是利用标记来吓唬我们,让我们相信他们会来找我们,希望限制我们选择在街头做什么

据了解,警方使用标记的次数远远多于这种标记后来被用来识别人们的身份以便逮捕或在法庭上作为证据的次数。我们希望听到任何有更多关于标记的信息的人,无论是通过经验还是研究。

有报告称,至少在2003年迈阿密反对美洲自由贸易区部长级会议的抗议活动和同一时期的反对伊拉克战争的抗议活动中,警察就使用了胡椒弹做标记。

已经能够确定至少有七种警察给人做标记的手段:

  • 恶臭剂

  • 暂时性粉末

  • 可清洗的涂料

  • 难以清洗的涂料

  • 紫外线染料

  • DNA标记

很可能还使用了彩色的、可见的染料。这些染料往往与其他效果搭配使用,如豆袋弹装上荧光绿粉或FN303弹,给冲击性武器添加油漆或染料。我们还收到报告说,波特兰的警察从屋顶上照射绿色激光,将抗议者标记为冲击性武器发射的目标或逮捕的目标

市场上似乎只有一种恶臭弹,即安全设备国际公司生产的40毫米BIP恶臭弹。它的目的是通过气味来标记人们,同时也能起到震慑人群的作用。这种气味被福克斯新闻形容为 “鸡蛋沙拉遇上垃圾” ,据说散得相当快。

标记粉、油漆或染料可以通过任何施放化学品的手段来使用。漆弹枪、霰弹枪和多管发射器都有标记弹,我们也听说过警察在水炮上添加油漆或染料的报道。

我们还没有找到标记弹中常见的油漆或染料的具体成分信息。一些制造商将他们的产品分为 “可清洗” 、“难以清洗” 和 “紫外线” ,或者分为 “粉末” 和 “液体” 。例如,Security Devices International, Inc. 声称,他们的液体标记弹会留下 “半永久性污点” ,或 “在目标和衣服上保持24小时” 。该数据表将其内容称为惰性材料的专有混合物。其他公司则没有提供更多信息。

去除印记

处理衣服上的印记、避免确定您是嫌疑人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衣服扔掉。您应该根据衣服对您的重要性以及您担心自己会因为什么而被逮捕来做出这个决定。一个法庭案件通常比一件衣服更昂贵。您也可以把一件衣服放在某个地方 — — 例如,放在灌木丛或垃圾桶里,然后再回来看看是否能找回它。

被称为可清洗的油漆和粉末应该是最容易清除的。去除衣服上的水性涂料的方法之一是让涂料干透,然后用黄油刀或勺子尽量刮掉;然后用手洗物品;将一半洗涤剂和一半水混合,将其擦入污渍中。然后冲洗,再重复最后一步,直到污渍消失。在最坏的情况下,可以尝试使用少量丙酮(指甲油去除剂)或摩擦酒精  — — 但要注意,这可能会损坏物品。

油性涂料,可能会用到 “难以清洗” 的涂料,可以通过混合橄榄油和洗碗皂,在皮肤上打出泡沫,然后冲洗干净,必要时重复进行。您可以将衣服内侧朝外放在一堆抹布或纸巾上,然后将松节油或另一种油漆稀释剂从污渍后面倒在布料上,用抹布擦拭,就可以去除衣服上的油性油漆。一旦这样不再有油漆溢出来,就把洗洁精搓进污渍里,然后把衣服放在热的肥皂水里过夜。第二天早上彻底冲洗,然后把衣服扔进洗衣机。

紫外线墨水也可以从皮肤和衣服上去除。在某些方面,它可能比其他墨水更容易清洗,因为除了在紫外线下,它不会真正干燥(我们不确定阳光下的紫外线是否会导致它干燥)。大多数UV墨水似乎是酒精溶解的,所以使用摩擦酒精甚至发胶应该有助于从皮肤上去除它。我们看到的其他建议包括用稀释后的漂白水清洗,或者用糖和洗碗液的混合剂擦洗皮肤。还有一些人坚持认为,热肥皂水和大量的磨擦就可以了。您可以尝试用热水反复洗衣服,边洗边用紫外线手电筒检查。

有便宜的小手电筒,有普通紫外线的LED灯。通常,它们被从事门禁工作的员工用来寻找手印,或者被用来检查被褥是否有臭虫。

DNA标记

实际上,有两种不同的东西被称为DNA标记。第一种是一种化学武器,通常是一种喷雾剂,其中含有不同金属和其他材料的独特混合物,作为一种化学指纹,可以在以后被识别。这种标记只把DNA这个词作为广告术语。每一个瓦斯罐或每一批瓦斯罐都可能含有自己独特的指纹,尽管我们还不能证实这一点。

另一种风格的DNA标记使用的是DNA的字面意思。这种DNA标记系统是用合成的DNA标记目标,这种DNA可以在衣服或皮肤上存活数周

这两种DNA标记系统的工作原理是一样的:如果以后通过这些标记的方式确认某人的身份,就可以在法庭上提供具体的证据,将他们与潜在的 “犯罪行为” 联系起来。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警方正在使用这两种方法中的一种或两种对付抗议者,尽管很难知道是哪一种,也很难知道他们何时使用。例如,由 Security Devices International 公司生产的40毫米DNA法医标记轮,使用了一种 “水中植物加密标签剂” ,我们相信它指的是实际的合成DNA。

我们所能找到的所有DNA标记材料似乎都是悬浮在UV墨水中进行散播的,尽管不知道它们必须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

截至本文撰写时,还没有听说任何与2020年抗议活动有关的涉及DNA标记的逮捕或法庭案件。大多数事后对抗议者的重罪逮捕似乎不是这种标记,而是直播的镜头和社交媒体帖子 —— 在将抗议现场的照片和视频发布到社交媒体上之前,请执行此操作》。

请注意,这并不意味着DNA标记没有被使用,也不意味着它在未来不会被使用。

在推特上,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曾公开讨论过使用DNA标记喷雾,尽管他们并没有特别声称对抗议者使用过。他们也有可能是把 “紫外线标记” 和 “DNA标记” 混为一谈了。

去除DNA标记

由于所有现有的证据都表明,DNA标记是在紫外线染料中进行的,因此似乎可以用类似于去除紫外线染料的方法来去除。大多数制造商声称,标记可持续 “数天” 或 “禁得住数次清洗” ,但至少有一家制造商声称可持续 “数周” 。

一家制造商,Security Devices International(SDI),声称它在人身上能持续3–5天,但在衣服上能持续2–5年。

来自波特兰的传言称,合成DNA会被紫外线降解。有人建议,任何不想破坏或扔掉的衣服 — — 例如,防弹衣  — — 都应该在阳光下放置几个小时,有人建议定期翻动衣服,以确保物品的所有部分都暴露在阳光下。阳光对盔甲的塑料聚合物不利,尤其是软质防弹衣,所以对于某些材料可能不建议这样做。人们还建议使用酒精或双氧水来分解DNA标记,但这可能也会使材料降解,特别是在双氧水的情况下

📌 这一切都取决于摧毁您在特定时间在特定人群中的证据有多重要。根据风险的严重程度,您可能会需要更换所有受影响的衣服,并花相当多的时间清洗和摩擦 — — 或者您可以简单地清洗所有东西几次,洗几次澡,然后用紫外线灯检查自己。

SelectaDNA

也许第一个开发出供警方使用的合成DNA标记的公司是英国的 SelectaDNA。SelectaDNA 公司直接向消费者出售DNA标记喷雾、凝胶和其他设备,用于家庭安全。他们还出售杀伤力较小的.68口径空气动力武器,一种是步枪,一种是手枪,用于向抗议者发射DNA标记弹。这两种枪的有效射程为30–40米,使用8发弹夹和20发一次性CO2弹。它们是半自动的,可以在一秒钟内发射6发子弹。每个都配备了一个摄像头。目前还不清楚 SelectaDNA 颗粒是否可以被其他.68口径气枪发射。

每包16颗子弹都有唯一的编码。理论上,这意味着警方可以做的不仅仅是争辩 “这个人在我们用绿色漆弹射杀所有人的示威活动中,你可以从绿色油漆中看出” — — 他们可以声称 “这是我用这16颗子弹中的一颗射中的人,正如我的步枪相机的时间戳上所记录的那样” 。

合成的DNA标记可以用紫外线灯在人的身上检测到,或者由经过特殊训练的狗闻到。据推测,这些狗闻到的是紫外线墨水,而不是DNA本身。

A Demonstrator’s Guide to Understanding Riot Munitions

—— 未完待续 ——